新葡亰8883ent(中国)有限公司

上观新闻 | 苏智良:在这幢历史建筑中,“红色情报”发往苏俄、中国、朝鲜和日本
发布日期: 2022-11-02 作者: 浏览次数: 10

一幢叠加多重革命史迹的重要历史建筑

在北外滩,有一幢红色建筑不是那么起眼,却曾是《上海俄文生活报》报社所在地。作为该报的记者兼编辑,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在这里建立了东亚书记处。这是共产国际在中国设立的第一个指导东方革命的机构。陈独秀曾多次来此与维经斯基商议如何建党,杨明斋、袁振英在此工作,毛泽东也曾会见过维经斯基。

「成立共产国际东亚书记处」

《上海俄文生活报》是由同情社会主义立场的俄侨创办的俄文报刊。1920年初,该报获得了苏俄政府的资助。

中共一大纪念馆从俄罗斯征集回来的《上海俄文生活报》1921年7月23日报头上,用中文写着“中国唯一之俄报,上海篷路十二号”;1922年,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的调查报告指出,该报社在熙华德路(今长治路)与篷路(今塘沽路)的交叉口。综合各种信息可以认定,今长治路177号就是《上海俄文生活报》报社。

《上海俄文生活报》是苏俄、共产国际建立在中国乃至整个远东地区的重要据点。当时,苏俄红色政权新立,在未同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不能向中国合法派驻人员的情况下,布尔什维克派遣一些革命者以公开的记者或编辑身份前来中国,《上海俄文生活报》报社成为这些人员的合法落脚点。

《上海俄文生活报》人员把上海以及中国的有关情况传回符拉迪沃斯托克后,维经斯基等人被派遣来华推动中共建党。除维经斯基外,该报的重要人物还有古尔曼、阿嘎芮夫、巴兰诺夫斯基等。这些人员常来往于苏俄和远东,承担着在中国、朝鲜、日本开展共产主义活动的特殊使命。

研究者指出,对于俄共和共产国际的有关决策者来说,在上海建立共产党是一个既定目标,不仅由于那里是中国工业无产阶级的集中地,还由于那里已经产生了用于建党的一些基础组织,有了一个良好、方便的工作基地——《上海俄文生活报》报社。

维经斯基,中文名叫吴廷康,1920年4月5日来到上海。相伴而来的,还有他的夫人库兹涅佐娃、季托夫、谢列布里亚科夫和翻译杨明斋。维经斯基在《上海俄文生活报》担任记者兼编辑的时间,为1920年4月至1921年1月。

1920年5月,维经斯基在这里成立共产国际东亚书记处,下设中国科、朝鲜科、日本科,也有称为三个支部。其中,中国科的工作机制便是以维经斯基与陈独秀为中心建立中国共产党组织;朝鲜科是维经斯基与金万谦、李东辉、金立、吕运亨等人联络,不久韩人社会党改造成为共产党组织。

对此,毛泽东有过这样的评价:中国共产党是在列宁的号召之下组织起来的,是共产国际派人来帮助组织的;共产国际对中国无产阶级、中国人民有很大的帮助,帮助中国无产阶级创造了中国共产党,有过很大的功劳。

「“有主义,有时机,有预备”」

东亚书记处成立后,《上海俄文生活报》进一步成为苏俄在中国和远东地区的一个重要喉舌,并负责及时向外界准确传递苏俄、共产国际的消息。

维经斯基在上海的活动频繁,“与许多倾向于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年轻中国人有联系”,还常有赤塔、北京、天津和广州的布尔什维克工作人员在《上海俄文生活报》进进出出。

报社大楼里,还设有俄罗斯民主俱乐部。日本方面的情报显示,该俱乐部用于随时举行集会、协商宣传工作,下设宣传局、供给局等。底楼设有西比利亚印刷公司,除了承印《上海俄文生活报》外,还印刷大量中、俄文的小册子和传单。这里也是中共建党前后革命书籍刊物的重要印刷机构。

这里还设有罗斯塔通讯社、达尔塔通讯社之上海办事处。这两家通讯社重点报道苏俄政府的政策和措施,报道常刊登在上海的中、英文报纸上,主任为巴兰诺夫斯基。

此外,俄国人还在上海设有一家世界语学校。这所学校是斯托巴尼、陆式楷等人一起创办。陆式楷是国际工人世界语组织的成员,写过世界语教科书。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设立的第一个干部学校——上海外国语学社的世界语教学,则由斯托巴尼执教。

1920年5月至8月,陈独秀与维经斯基举行过多次会晤。维经斯基多次去老渔阳里2号(今南昌路100弄2号)拜访陈独秀;陈独秀也回访过维经斯基,还参加过布尔什维克党员和亲苏俄侨的聚会。

1920年7月,袁振英来到上海,经陈独秀动员参与建党活动。他晚年回忆:“我结束游东记者团活动回来,路经上海,被陈独秀聘请到《新青年》出版社,担任‘苏维埃俄罗斯研究’一部的主编工作,常以震瀛笔名发表文章。”又称,“回国经沪见到了陈独秀,他要我帮他组织了共产党小组”。

经陈独秀推荐,袁振英担任了维经斯基的英文翻译,成为《上海俄文生活报》的雇员。1920年7月至12月,袁振英还充当了陈独秀与维经斯基的联络员。

据记载,毛泽东、彭璜曾在上海拜访维经斯基。1920年9月5日,毛泽东在《大公报》刊登的文章中指出:“列宁之以百万党员,建平民革命的空前大业,扫荡反革命党,洗刷上中阶级,有主义,有时机,有预备,有真正可靠的党众,一呼而起,下令于流水之原,不崇朝而占全国人数十分之八九的劳农阶级,如响斯应,俄国革命的成功全在这些处所。”

在这篇文章中,十月革命被毛泽东定义为“平民革命的空前大业”。这一关于十月革命经验的总结,应该是其会见维经斯基的成果之一。

可以说,长治路177号是一幢叠加了多重革命史迹的重要历史建筑,其价值超越上海、超越中国,具有世界革命的意义。陈独秀、毛泽东、袁振英、杨明斋等的相关活动亦表明,这里是中国共产党建党活动的重要空间,直接促进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

今天,考察这幢3层西式砖木结构的百年建筑,虽然外墙翻新及新增门窗,外部西式拱券、窗台不复存在,但整体建筑架构依然是1914年落成时的样态:宽敞的木梯、硕大的立柱以及高敞的空间,无不显示着曾经的辉煌。如何保存、保护、使用这幢北外滩的历史建筑、红色建筑,值得认真探讨与谋划。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教授 苏智良)


链接地址:https://www.shobserver.com/staticsg/res/html/web/newsDetail.html?id=542994